富而好禮的企業家蔣震

 

  「子貢曰:『貧而無諂、富而無驕,何如?』子曰:『可也;未若貧而樂、富而好禮者也。』」這是《論語》中討論人性很深刻的一節。

  中國自秦漢大一統以來,一向推行重農輕商政策。因經商而致富者有如鳳毛麟角,因從政而致富者卻多如過江之鯽,不但富而好禮的人難找,連富而無驕的人也少見。

  本世紀內,海內外華人因經營工商業而致富者大有人在;特別是近卅年,亞洲四龍除南韓外全由華人包辦。富人愈來愈多,富而好禮者也屢見不鮮。本文所介紹的企業家蔣震,孔夫子的山東同鄉,也最能體現孔子所說的「富而好禮」的精神。

 

海外設基金 兩大特色

制度化管理 生生不息

  我之所以說他「最能體現」,不在於他捐贈基金金額的多寡,而著眼於下列兩點特色:(1)所捐基金佔捐贈人總財產的百分之百,(2)基金的管理制度化。

  蔣震在香港一手創辦了「震雄集團有限公司」(以下簡稱「蔣氏集團」),他所捐贈的「蔣氏工業慈善基金」(以下簡稱「蔣氏基金」)金額港幣八億元,佔他個人在震雄集團中股份的百分之百,佔震雄集團全部股份的百分之五五八(蔣氏家族教育基金及其他投資佔全部股份的百分之十九二,公眾人士持有股份佔百分之廿五)。

  一般說來,華人基金會的管理成員,是捐贈者本人及其家族。當捐贈人在世時固然沒有問題,一旦捐贈人蒙主寵召,家族成員大都不願遵守遺命,基金就會無疾而終,造成「人存政舉、人亡政息」的現象。蔣氏基金不同於此。它是由萬國寶通銀行(Citibank)管理運用,完全與蔣氏家族無關,決策權在基金會的董事局。董事局成員,除蔣震及其四女蔣麗莉外,包括香港科技大學校董會主席鍾士元,中國科學院院長周光召,上海復旦大學校長華中一,總統府資政李國鼎、國策顧問趙耀東、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校長田長霖,同上校區化學系教授李遠哲,還有一位是德國塑膠科技研究中心的名教授George Menges

   如上所述,蔣氏基金(非蔣震本人)是震雄集團的最大股東,而基金的管理者是董事局和萬國寶通銀行。在基金會法人的管理監督之下,震雄集團將由家族經營的方式,轉變為重用專業人才、講求經營實效的現代化企業,進而可以在國際市場上和最先進的同業競爭。

  

學工程華人 資助對象

學成後工作 必須本行

  蔣氏基金的收入,來自震雄集團每年派發的股息,現每年四千萬港元,其中一半為培訓工業人才之用,一半用來再投資,使基金的資產額像滾雪球一樣,越滾越大,所能資助的人數也就越來越多。

  基金資助的對象,限於學習工程的華人。資助的金額,視就讀院校之費用高低而有不同,最高每人每年一萬八千美元,如有特殊情形需增加者,可以個別考慮。接受資助者的唯一義務,是學成後必返回原居地在工業界工作三年(受僱或自行設廠均可),否則便須歸還被資助的全部款項。

  蔣震希望被資助者將來以同樣的方式獎掖後進,使受惠者成幾何級數增加,這將是發展華人工業極大的推動力量,蔣氏基金的最高理想在此。

  此外,蔣氏基金設有「蔣氏科技成就獎」,自一九九一年開始,每兩年頒獎一次,對象是全球工業界成就最卓越的華人,首屆獎金十萬美元,得獎者是美國密西根大學機械工程學系講座教授吳賢銘,他是把統計學的觀念和方法,應用到製造工程上的第一人。

 

科技成就獎 兩年一次

首屆吳賢銘 美金十萬

  蔣震設立基金的動機,可以分兩方面來說:

  就國家民族著眼,他深深痛心於中國經濟之長期落後,時時思索如何使中國走上富強康樂之途。他認為:當務之急是發展工業,而發展工業必須從振興教育著手,歐美先進國家的例子可以佐證。中小學的基礎教育,由政府全盤規劃,私人企業未便介入,所以蔣氏基金培訓人才的對象,是自大專程度開始。

  就家庭著眼,蔣震完全同意「家無三代富」的說法。中國傳統的觀念認為,賺了錢留給子女,讓他們不必為將來的生活擔憂,是愛護子女的最佳方式;事實恰恰相反,這種做法,「愛之適足以害之」,使下一代不勞而獲,養成依賴之念,消磨進取之心,輕則坐吃山空,重則揮霍無度,天大家財,也會化為烏有。基於此,蔣震給七個子女完成大學教育之後,讓他們自己努力奮鬥,他認為這才是愛護子女最好的做法。

  蔣震的七個子女對父親的作為一致支持,毫無異議。現在震雄集團執行董事的四小姐蔣麗莉,和她父親一起接受筆者的專訪,她頭腦靈活,知識淵博,辦事能幹,辯才無礙,是父親的左右手。她說:「我們做子女的對爸爸又愛又敬,對爸爸無條件的支持,這也是我們對他老人家盡孝的一種方式」。

被棄亂葬崗 大哥救回

年幼父母喪 艱辛備嘗

    幾乎是一個普遍的事實:第一代的富豪,都是生於非常貧寒之家。蔣震也不例外。

蔣震生於山東荷澤,該縣離梁山泊不遠,民風強悍而堅毅。他家境清貧,父親做小生意養家餬口。他出生後不久,母子都在病中。家中人認為是他命太硬、剋父母,所以不喜歡他。有一天他虛弱得昏迷過去,家人以為他已死,丟棄到亂山岡中;比他大十幾歲的大哥知道後跑到亂山岡中尋找,發現他並沒有死,已醒轉過來,於是抱他回家交鄰居大娘餵養。「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」。民間流傳的包公剛出生的故事,與此頗為相似。

  蔣震兩歲喪母,九歲喪父,長兄在南京工作,他在家鄉由長嫂照顧。他永遠記得:上小學一年級時,穿得破破爛爛;不但無錢買學校制服,連練習簿都買不起。因為不符學校規定,所以手心挨打,小手腫得像個饅頭,他把眼淚忍住,咬緊牙關,決不哭出聲來。這時他唯一的娛樂,是聽大鼓書,聽講故事,那些俠客們劫富濟貧的俠義行為,最使他悠然神往。由於自己是窮孩子,總幻想著將來有一天,也能像那些俠客一樣,幫窮人做些好事。五十多年後,他的幻想終於成為事實,他和俠客們一樣,都是濟他人之貧;所不同的是,俠客劫他人之富,而蔣震所「劫」的是自己之富。

  在故鄉讀了兩年小學,蔣震全家搬到南京。因為城鄉教育程度懸殊,他沒有考上南京的小學,只有進入私塾讀「詩云」「子曰」,讀得興味索然,於是一頭栽進水滸、三國、七俠五義這些連環圖畫裡,遇到不認識的「生字」就跳過去,半猜半讀,後來「生字」越讀越少,國文程度也就越來越好,終於考上了插班,只讀了一個學期,因為抗日戰爭爆發而離開南京。

 

輾轉到重慶 自力更生

加入青年軍 終生受益

  蔣震在漢口讀了一年半小學,完成了他一生中僅有的四年正規小學教育。十四歲到了重慶,這時兄嫂自顧不暇,他開始自力更生,在機關或學校內做雜役餬口。後來響應政府「一寸河山一寸血、十萬青年十萬軍」的號召,參加了青年軍。軍中有紀律,有訓練,有很多學習機會,使蔣震終生受益。

  抗戰甫告結束,內戰又開始蔓延,蔣震成為正式軍人,授准尉銜,隸屬陳誠「土木系」麾下由胡璉所統率的第十一師,在蘇北魯南一帶,和陳毅、粟裕的軍隊週旋。在此期間,他目睹故鄉山東被軍隊騷擾,民不聊生,因之厭倦軍旅生涯,進入山東省黨部,擬為桑梓服務,又未能如願以償。可喜的是,他在濟南和張俊芳女士結婚,身心獲得最大的慰藉。後來戰局急轉直下,他重著戎裝,偕同新婚夫人,輾轉上海、徐州、廣州、衡陽等地。

  正當蔣震準備效法「雁不過衡陽」,並想和湘軍彭玉麟大將軍結為「鄉親」的時候,林彪的四野兼程南下,很快就到了「粵漢」和「湘桂」兩鐵路的交匯點。一口山東話的蔣震,夾在一群湖南「騾子」裡面,顯得非常突出,共軍見此人「來歷可疑」,正準備要他「交心」時,機警的蔣震,看出苗頭不對,卅六著走為上,隻身連夜由衡陽乘火車南下,輾轉到了香港。夫人張俊芳留在衡陽沈著應變,不久也來港和丈夫會合。

 

婚後著戎裝 逃到香港

住過難民營 打石開礦

  蔣震夫婦在港人地生疏,言語不通。先住難民營,後住調景嶺,做過打石頭和開礦的粗工,也幹過繡花的細活,每天收入港幣兩三元,勉強餬口。

  為了改善生活,蔣震東渡日本,為美國駐軍做工,幾年後帶了幾千美元的積蓄回港,做棉花買賣生意,因為是外行,兩年之後,血本無歸,又變成一無所有。

  改變蔣震一生命運的,是在港機工程擔任修理技工。他對機械原本一無所知,上工後虛心學習,一面從書本汲取知識,一面在實踐中累積經驗,在短短兩年之內,他掌握了全面機械維修的知識,奠定了日後成功的基礎。

  一九五八年,蔣震和友人譚雄合夥,開了一間小規模的機械工場,命名「震雄」。最初生產的是製造塑膠成品的吹瓶機,由於市場不景氣,經營困難,迫使譚雄退股,由蔣震一人苦撐。一九五九年發展出雙色吹瓶機,但因運費成本偏高,生意仍不理想。

 

 

合夥開工廠 不屈不撓

生產自動化 站穩腳步

  蔣震不折不撓,埋頭研究改進。一九六五年發展出先進的螺絲直射注塑機,可以自動化生產,使注塑成本降低,品質提高,終於在市場上站穩,生意越做越大,廠房和設備也就不斷地擴充,自一九六八年起到八一年止,震雄效孟母之三遷,每搬家一次,廠房面積就擴大一次,最後「定居」在香港新界大埔「大埔工業h」大宏街現址,八八年和九0年又在現址擴建兩次,設備更為先進。此後震雄在原材料製造、機器生產以至電腦機械手製造方面,都能自力更生,不受外面市場波動的影響。

  除香港大本營外,震雄又於一九八一和八七年分別在台灣和廣東設立分廠。

  綜合統計:震雄集團在香港擁有佔地廿萬平方呎的廠房,員工一千四百餘人,總分廠每年總營業額約一億美元。

 

成功經驗談 四大要點

堅持到最後 耐力驚人

  蔣震將他的成功經驗,歸納為四個要點:(1)耐力和毅力,(2)敬業精神和責任感,(3)抓緊現在、把握時機,(4)賢內助的支持。

  蔣震的耐力,是在軍隊中訓練得來。軍人們常說:勝敗的關鍵,在於能否忍耐堅持到最後五分鐘。蔣震深得其中三昧。他自謙他的毅力是被逼出來的。他在香港無親無故,言語不通,既無靠山可找,又無後門可鑽,只有鍥而不捨,有進無退,抱破釜沈舟之心,作背城借一之戰。他笑著說:假如有一個有錢的爸爸可以依靠,他就天天飲茶去了,那裡願意在廠房裡流汗?這完全是蔣先生的自謙。三年之前,他以六十五歲的高齡,參加慈善機構所主辦的「毅行者」競賽,規定在四十八小時之內走完一百公里。冒著傾盆的大雨,爬過泥濘的山坡,他擊敗了同隊四組中、其他三組十二位廿來歲的小伙子,在四十七小時四十五分鐘走畢全程。這股堅F的毅力,難道也是「逼」出來的?

 

維修成專家 精誠所至

不懷念過去 握緊現在

  他在港機工程的兩年之內,由一竅不通而變為維修專家,如無高度敬業精神,曷克臻此?他以外鄉人而能在香港立定腳跟,關鍵在於他的負責任的態度。他認為震雄賣出去的產品不是潑出去的水,而是嫁出去的女兒,要關心愛護「她」的一輩子。震雄維修服務週到,虧本在所不惜,務求顧客完全滿意而後已。顧客買了震雄的產品,毫無後顧之憂。因此,雖然他的山東腔廣東話比他的山東腔國語還要難懂,人們還是樂意來和他談生意。

  蔣震認為:人不要老是懷念過去,不要老是幻想未來,要抓緊現在。過去的已經無法改變,將來的還是未知之數,只有「現在」才是最重要的。記取過去失敗的教訓,免得現在和將來再蹈覆轍,這是對的;要不得的是:陶醉在過去的美夢裡,像阿Q的口頭禪「想當年……」,或是沈溺在過去失敗的惡夢中,痛苦內疚,不能自拔。運用高度的想像力,去思考如何改進現有的技術,為明天帶來更大的成功,這是對的。要不得的是:幻想著將來奇蹟出現,一步登天,如何金玉滿堂,如何一呼百諾,如何珠環翠繞……

 

馬夫人愛歌 婦唱夫隨

撫養七子女 個個有成

  還有一個幾乎是普遍的事實:每個成功者的背後,都有一位賢良的女性在支助著。支助蔣震的有兩位,第一位是他的結髮夫人張俊芳,第二位是他的續夫人馬榮華。張夫人克勤克儉,把七個子女撫養成人。她平時拼命地攢私房錢,當蔣震創業有需要時,她就把私房錢全部交給丈夫。在丈夫的心目中,她媲美他們的老鄉「及時雨宋江」。馬夫人當家時已經不需為生活發愁,但又為丈夫的工作量太重,娛樂消遣太少而擔心。因為她自己天賦歌喉嘹亮,所以就逼著丈夫跟她唱歌,來一個「婦」唱「夫」隨。蔣震搞機械製造是一抓就靈,唱歌的本領可不高明,學了很久,據說只學會一首歌,而且唱出來只有馬夫人一個人願意欣賞。

  比事業成功更令蔣震安慰的是:他的七個子女個個大學畢業,人人成材。長女麗華在美國任會計師;次女雲芸及四女麗莉均為震雄集團執行董事;三女麗萍是息影歌星;五女麗苓和六麗苑都在震雄集團工作。志堅是老么,又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,現任職於費城的美國公司,專長是工業設計。他彬彬有禮,勤奮上進,在美國親友家用餐後總是搶著洗碗,一點也沒有被父母寵壞的樣子。先齊家而後治「廠」,於蔣震見之矣!

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二日